山東普利森集團的前身印鈔廠創始人李人鳳同志

    李人鳳(1911~1973),原名李本厚,臨淄北羊鄉南臥石村人。他天資聰慧,勤奮好學,于1929年夏考入山東省立青州第四師范,1930年夏從第四師范初師部畢業,適逢馮閻大戰,避亂濟南。秋,入第四師范后師部就讀。其間,李人鳳結識了該校教師、中共地下黨員馬石庵(馬千里),參加了“反帝大同盟”、“互濟會”、“左翼作家聯盟”等中共外圍組織,不久擔任了青州四師“左聯”支部書記和學生會會長,積極從事學運工作。1931年春,李人鳳同馬石庵去濟南參加了山東省“左聯”會議。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李人鳳積極領導學生開展抗日救亡活動,1932年秋被學???。1934年后,到臨淄縣立第一小學、第二小學任教。其間,曾同校長陳梅川一起,與國民黨臨淄藍衣社分子于慎修進行了針鋒相對的斗爭。1937年暑假后陳梅川調走,李人鳳任該校校長。1937年“七七事變”爆發,李人鳳同陳梅川、崔棟生等進步教師積極為武裝抗日做準備。在他們的影響下,縣立第二小學(西關小學)成了臨淄地區醞釀發動武裝抗日的中心。1937年10月,共產黨員李曦晨由濟南出獄,來到西關小學。隨后,李人鳳等又通過李曦晨同上級黨組織取得了聯系。鑒于當時形勢,李人鳳同李曦晨等經過精心策劃,利用合法形式組建了以抗日愛國青年學生和小學教師為主體的“臨淄青年學生抗日志愿軍訓團”,李人鳳、陳梅川擔任教官,積極進行軍事訓練,籌集武器,準備迎擊來犯之敵。1937年12月底,軍訓團在臨淄辛店車站以西矮槐樹村以東合順店一帶,伏擊了由張店乘“搖車子”沿膠濟路東犯的一支日軍先遣隊。在李人鳳機智沉著的指揮下,這支從未經歷戰斗的學生軍,奮勇出擊,擊斃了日軍小隊長以下10多人,繳獲戰利品一部,揭開了清河平原抗日游擊戰爭的序幕。為防備敵人的報復,李人鳳率部轉移到鐵路以南山區。此時,日軍沿鐵路東犯抵辛店,國民黨臨淄縣長馮謙光攜款棄城東竄去青州。原盤踞臨淄城的國民黨藍衣社分子王尚志和陳瑞符部200余人也逃到鐵路以南山區。為了擴充自己的勢力,王尚志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別動總隊魯北邊區第二游擊司令部”名義統一整編臨淄部隊。李人鳳根據黨組織的指示,從保存和發展革命力量、暫不與之決裂的斗爭策略出發,接受了王尚志的改編。軍訓團被編為三大隊,李人鳳任大隊長。李人鳳在黨組織的領導下,依靠三大隊的黨員、骨干,同王尚志一伙進行了堅決斗爭,并和二大隊長陳瑞符搞聯合,粉碎了王尚志企圖把部隊拉向臨朐,進而吃掉三大隊的陰謀,率領三大隊重新回到鐵路以北地區。除夕之夜(1938年1月),李人鳳應中共廣饒縣委邀請,帶領部隊奔襲廣饒縣延集村,趁幾個篡奪了延集村抗日武裝領導權的壞頭頭飲酒作樂之際,突然包圍了他們的住宅,未放一槍,將他們全部活捉,把這支抗日武裝重新奪回到中共黨組織手中。不久,三大隊移駐群眾基礎較好、距離中共黨的領導機關較近的臨淄鄭家辛店一帶。1938年3月,中共魯東工委和廣饒縣委先后派楊滌生、岳拙園、任圣符、呂乙亭、延子余等共產黨員加強了三大隊黨的領導,充實了各中隊的領導骨干。鑒于當時王尚志企圖吞并三大隊的活動日益加劇,驅逐藍衣社分子的條件已經成熟。李人鳳與李曦晨等共同商議后,調兵遣將,一舉解除了王尚志特務隊的武裝,把王尚志等藍衣社分子全部驅逐出了臨淄縣境。之后,中共黨組織在三大隊成立了政治部,整頓和健全黨的組織、積極發展黨員。是年4月,李人鳳由楊滌生、李曦晨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國民黨新任臨淄縣長于治堂,見三大隊共產黨的旗幟越來越鮮明,便和陳瑞符勾結起來,以斷絕給養和以武力相威脅,企圖逼迫三大隊就范。適值這時又發生了安碩亭、劉竹溪等人拉隊伍脫離陳部投奔三大隊事件,陳瑞符就以三大隊挖他們“墻角”、“破壞抗日”為借口,揚言要以刀兵相見。于治堂假裝調解,在柴家疃設“鴻門宴”,約請李人鳳、許云軒談判。李人鳳大智大勇,毅然率領20余名精干騎兵按時赴約,宣傳中共團結抗日的宗旨,智斗群頑。最后機智脫身,粉碎了于治堂、陳瑞符的陰謀。1938年4月初,三大隊集中6個中隊對西起淄河店、東至普通站的膠濟鐵路進行破襲,破壞鐵路10余華里,斃傷日軍10余名。李人鳳在指揮戰斗時左臂負傷,堅持不下火線,硬被戰士背下了戰場。1938年7月,三大隊改編為“八路軍山東人民抗日游擊隊第三支隊第十團”,李人鳳為團長。改編不久,十團即在三支隊楊國夫副司令員、霍士廉政委率領的特務團、八團的策應和配合下,向盤踞臨淄城的陳瑞符發起進攻。在李人鳳指揮下,十團戰士奮勇攻城,經數日激戰和政治攻勢,攻克臨淄城,殲滅陳部600余眾。十團在戰斗中迅速發展壯大,這時已擁有三個基干營和特務連、炮兵連、騎兵連以及醫院、兵工廠、軍服廠等后勤部門,成為三支隊堅持清河平原游擊戰爭的主力團隊之一。1938年8月,清河地區形勢更加嚴峻,敵人相繼占領了膠濟路沿線城鎮;9月,日軍重占臨淄城。十團根據三支隊的部署,組建突擊連,配合當地自衛團圍困、打擊臨淄城之敵,曾突進城內,激戰一夜,殲敵一部,旋即撤出。10月,日軍為解臨淄城之圍,保障膠濟鐵路運輸,調集1000多人,配以炮兵、騎兵,圍襲十團駐地鄭家辛。李人鳳得到情報后,帶領部隊輾轉撤到葦子河一帶,使敵人撲空。繼之,以國民黨特派員王念根為總指揮,糾集國民黨保安15旅、16旅、24旅和博興周勝芳部等數千人,以假道收復臨淄城為名,企圖挑起事端,圍殲十團。李人鳳聞訊,一面陳兵于葦子河一帶,嚴陣以待;一面寫信嚴辭斥責王念根為虎作倀,破壞抗日的無恥行徑。王念根所部本無斗志,此時見十團早有準備,就不敢再戰,當夜悄悄退了兵。1939年1月,日軍占領廣饒城,打通了辛店至石村的公路。接著,相繼占領了壽光、博興等縣城,沿途安設據點。十團一面在廣大農村組織發動群眾進行斗爭,一面尋找戰機打擊敵人。為了破壞敵人的運輸線,切斷其物資和兵員供應,團長李人鳳和政委羅文華先后在臨淄岳家莊、趙家莊伏擊了日軍汽車運輸隊,擊毀汽車10余輛,斃傷日軍100余人。敵人遭此打擊,驚慌萬狀,連忙把公路改了線,離開了沿途村莊。接著十團根據三支隊司令部部署,在西起金嶺鎮、東至益都間60華里的膠濟線上,在自衛團的配合下,進行大規模破襲戰。一夜之間,炸毀敵機車3臺和涵洞若干,拆走大批鋼軌,使敵人鐵路運輸陷于癱瘓。1939年3月30日,國民黨頑固派秦啟榮所屬王尚志部在博山縣太河鎮伏擊三支隊受訓干部及擔任護送任務的十團四連、七連,殺害了三支隊政治部主任鮑輝、特務團團長潘建軍、十團三營營長呂乙亭、四連指導員陳大學及戰士10多人,制造了“太河慘案”。4月,八路軍山東縱隊所屬第一、三、四支隊對王尚志部進行了武裝反擊。李人鳳率部參加了反擊戰,指戰員同仇敵愾,奮勇當先,在太河北部油簍山痛殲王尚志一部。6月6日,李人鳳又率領十團參加了清河區抗戰史上著名的劉家井大戰。戰斗中,十團奉命堅守大碾莊等幾個村莊,激戰竟日,擊退日偽軍數次進攻?;蘋枋狽?,三支隊司令部和大部隊撤到大碾莊一帶。十團在窩莊連夜挖筑工事,堅守陣地,作為司令部南面警衛哨。次日晨,日軍大隊汽車和騎兵向十團陣地撲來,李人鳳指揮十團頑強阻擊。接到司令部轉移命令后,他集中十團騎兵向東北方向撤退誘敵,掩護步兵向司令部靠攏、突圍。劉家井大戰之后,十團由鄒平、齊東一帶返回臨淄活動,恢復擴大了部隊,重建了七連,又打了不少勝仗。8月,秦啟榮又糾集頑軍4000余人,進攻活動在淄河流域的三支隊十團二營和四支隊新一營及淄川地方抗日武裝,史稱“淄河事件”。之后,山縱命一、三、四支隊對頑軍進行武裝反擊。李人鳳接楊國夫司令員急電,立即集中十團在鐵路以北部隊沖破益都頑軍司令王保團部的防線,當夜搶占天堂寨,占領蝦蟆嶺,直逼井筒村。拂曉,頑軍向天堂寨反撲,十團以近距離密集火力全部將其殲滅,進駐井筒村,與三支隊司令部匯合。反擊戰之后,三支隊奉命在池上、太河、朱涯一帶進行整軍。根據八路軍山東縱隊決定,三支隊取消了團的建制;十團被編為基干二營,李人鳳被任命為三支隊副司令員。從此,李人鳳同司令員楊國夫、政治委員徐斌洲等并肩戰斗在廣闊的清河平原上,屢次粉碎了敵偽多次大“掃蕩”,挫敗了頑固派何思源、張景月的進攻,鞏固和擴大了清河區抗日根據地,成為創建清河區抗日根據地的主要領導人之一。1940年5月,清河區行政專員公署建立,李人鳳兼專署專員。1940年12月,建立清河區行政主任公署,李人鳳任主任。從此,李人鳳轉做根據地政權建設工作。1944年,清河區和冀魯邊區合并成立渤海區之后,他又先后任渤海行署副主任、主任等職。為了鞏固和擴大清河、渤??谷嶄蕕?,在區黨委統一領導下,李人鳳帶領行署干部發動群眾,進行民主選舉,實行“三三制”,建立了各級抗日民主政權。認真執行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團結根據地各階層人民共同抗戰。在黨的“敵進我進”方針指導下,協同軍區,組建了一支精悍武裝分隊,經常深入敵占區,開展建立“兩面政權”斗爭。領導各級政府,發動廣大民兵和群眾在清河平原上建成了縱橫交錯的抗日溝和四通八達的交通網。1942年至1943年,是清河區最艱難的時期。日、偽軍對清河區進行了5000人以上的大“掃蕩”20余次。李人鳳參加領導了歷次反“掃蕩”斗爭,領導動員群眾埋糧、填井、實行堅壁清野,使“掃蕩”的敵人沒糧吃、沒水喝,為贏得反“掃蕩”的勝利創造條件。1943年11月,日本侵略者集中兩萬多日偽軍,在騎兵、炮兵和飛機的配合下,對清河區進行了為期21天的拉網式大“掃蕩”。李人鳳率行署部分干部和警衛戰士在八大組一帶與敵人接火時被沖散,后由一個主力連接替了警衛任務。李人鳳帶領這百余人,經過3天急行軍,跳出了敵人的包圍圈,在昌邑縣北部與清東軍分區部隊匯合后,與占據昌邑城的敵人打了一仗。晚上,李人鳳同軍分區司令員趙寄舟、政委岳拙園、副司令員石瀟江等研究轉移問題。有的同志主張西進,穿過濰縣、壽光,到益都北部陽河一帶。李人鳳經過認真分析形勢,力排眾議,果斷命令部隊連夜破冰東渡膠河。第二天日偽軍5000余人在膠河以西開始進行“梳篦”式大“清剿”。由于李人鳳等及時跳出敵人的包圍圈,避免了一場重大損失。當時,墾區黃河入??諞淮幌蛭練順雒恢?。這些土匪多是水陸兩棲,白天隱蔽,夜間流竄活動,綁票越貨,奸淫搶掠,為害地方,國民黨地方政府對他們無可奈何??谷彰裰髡閃⒑?,為了消除長期危害人民的匪患,李人鳳親自乘船到沿海一帶視察,了解匪情;協同軍區,購置機帆船,成立海防大隊。在宣傳教育和武裝征剿的聯合攻勢下,以外號“擼葉子”為首的一股土匪接受了八路軍改編。但后來由于形勢惡化,他們故態復萌,暗地繼續為非作歹。在幾經教育爭取無效的情況下,李人鳳親自指揮,精心策劃,利用八一建軍節檢閱之機,將“擼葉子”等匪首逮捕正法。之后,又舉行海陸聯合清剿,肅清了殘匪。
    李人鳳非常重視根據地的經濟發展,為人民群眾的豐衣足食嘔心瀝血。他大力抓了財政金融工作,1938年任八路軍山東人民抗日游擊第三支隊十團團長期間,為籌集軍費,以益都、壽光、臨淄、廣饒四縣抗日民主根據地(實際是十團供給處)印制發行“益都臨廣四邊區流通輔幣”,在以上四縣及鄒平、長山、桓臺等根據地流通,開始時是委托益都縣城私人的益濟印刷局秘密印制,1939年2月在廣饒縣三區李翟村建立了自己的革命印鈔廠(這就是山東普利森集團的最早前身);領導開展了轟轟烈烈的大生產運動。當時由于敵人的封鎖,根據地日用工業品十分缺乏。在李人鳳的關心和領導下,克服重重困難,建立了一些生產軍需民用產品的小型工廠和手工業;還本著“灰色”、“隱蔽”的方針,辦起紡織、鹽業、漁業、造紙、油坊等合作社事業。這些合作社的興建,促進了根據地與敵占區的商品交流,增加了農民收入,發展了根據地經濟。渤海沿海地區盛產食鹽,但在敵人的封鎖下,大批食鹽積壓,而敵占區人民卻忍痛買奸商的高價鹽吃。根據地的一些鹽業合作社由于資金短缺,無力運銷。李人鳳了解這個情況后,毅然批準鹽業合作社賒銷食鹽,使敵占區的人民吃上了廉價食鹽。根據地用銷鹽得的偽鈔,從敵占區換回了大量急需物資和生活用品,方便了根據地人民生活,促進了根據地的經濟發展。1940年以后,小清河以南的大片根據地逐漸被日寇和國民黨投降派“蠶食”。清河區黨委決定把小清河以北、黃河下游的大片荒原建成豐衣足食的鞏固后方。李人鳳直接領導了墾荒移民、發展生產的工作。李人鳳帶領土地局的同志,動員從外地涌入清河區的災民到墾區安家,從事生產;由抗日民主政府發放貸款,貸給耕牛、農具,供給口糧和種子。在墾荒移民工作中,由于歷史原因,階級關系十分復雜,土地糾紛很多。李人鳳領導土地局的同志,在作了大量調查研究的基礎上,制定了《墾區土地管理辦法》、《墾區公田墾殖暫行辦法》等法規,為解決墾區土地糾紛,調整階級關系,提供了法律依據。經過幾年努力,開墾了大面積荒地,奪取了糧棉豐收,保證了軍需民用。清河區軍民依靠墾區度過了1941年至1943年的困難時期,還支援兄弟地區度荒。因此,受到山東分局的表揚?;坪臃豪暮突瘸嬤?,是長期危害渤海區人民的兩大災難。李人鳳對治黃滅蝗工作極為重視,并為此做出了重要貢獻。1946年,李人鳳在向山東分局匯報工作時,談到治理黃河對根據地建設具有政治、經濟和軍事上的重大意義。山東分局對李人鳳的意見十分重視,經研究調魯中行署秘書長江海濤負責治黃工作,并成立了治黃委員會(后改為黃河河務局),李人鳳兼委員會主任,江海濤任副主任。沿黃河各縣都成立了治黃工作機構,開始了治黃工程。李人鳳多次親臨各治黃工地視察、指導。在滅蝗工作中,李人鳳兼任滅蝗指揮部總指揮,發動群眾,大打人民戰爭,進行大規模滅蝗。1943年、1944年,每年都出動10萬人滅蝗。1945年組織了兩次行動,共46萬人上陣,挖滅蝗溝3000多華里,滅蝗80多萬斤。李人鳳還在廣泛吸取人民群眾長期同蝗蟲斗爭經驗的基礎上,總結了“打小、打早、打了”和“遠征?;?、消滅蝗源”等一整套滅蝗的方針和辦法。經過幾年的努力,基本上消滅了蝗源,成為歷史上的空前壯舉。1945年4月9日,《大眾日報》發表社論,慶祝渤海區人民滅蝗斗爭的勝利,贊揚“渤海區人民政府為人民造福,領導人民捕滅百年蝗災”。李人鳳曾從事教育工作多年,切身體會到教育事業的重要性。他任清河、渤海區主任后,指導行署教育處,先后領導恢復了根據地和游擊區的小學教育。在他的關心和支持下,在墾利縣辦起了清河區實驗小學,使一部分烈軍工屬子女和父母遭敵人殺害的孤兒有了學習機會。為了解決師資短缺的問題,還創辦了“清河師范”。在當時困難的條件下,使全區45.25%的村莊辦起小學,46%的適齡兒童入學。1942年8月,為了紀念原八路軍三支隊司令員馬耀南烈士,創辦了“抗大”式的耀南中學。隨之,各專區先后建立起了中學,培養了一大批革命人才和后備干部。1947年10月,在渤海區土地會議上,康生對渤海區的黨組織和干部隊伍作了完全脫離實際的錯誤估計,對渤海區土改運動的成績全盤否定,強加給渤海區黨委所謂在土改運動中“堅持富農路線”、組織上搞“宗派主義”和剿匪反特中的“右傾機會主義”等三項罪名,錯誤地批判和處理了縣級以上領導干部60多人。李人鳳也受到打擊,被撤銷了一切領導職務。1948年秋,李人鳳調華東局財委、淄博工礦特區工作。1949年2月,他參加了南下干部縱隊,任第二中隊隊長,隨華東野戰軍參加解放上海的工作。當時他正患肺病,在渡江時堅持和干部、戰士一起拉纖,有時累得吐血。上海解放后,李人鳳先后任華東軍政委員會農林水利部副部長、黨組成員,華東水產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華東工業局黨委書記、局長等領導職務。從此,轉做經濟工作,成為我黨精通業務的領導干部。1954年華東局撤銷,李人鳳調北京工作,先后任全國私營工商業改造辦公室主任、地方工業部輕工業局局長、輕工業部部長助理,輕工業部黨組成員等職。在1959年“反右傾”運動中,以莫須有的罪名,被打成輕工業部所謂“反黨宗派集團副首領”,被下放到廣州造紙廠勞動。1961年,他返京任輕工業部造紙局副局長。在“文化大革命”中,李人鳳被扣上“翻案”、“特務”等罪名,再次被撤職,受到非法關押、批斗,后被送到河北省固安農場監督勞動。由于長時間遭受精神摧殘和肉體折磨,有病得不到及時治療,于1973年6月8日含冤去世。1980年3月平反昭雪,骨灰安放在八寶山革命公墓第一室。

Ti电竞比分网 黑龙江11选5 球探网网球比分 秒速飞艇 快速赛车 007比分直播网 小米盒子新浪体育 足球指数及比分 重庆快乐十分 2014欧冠足球直播 淘宝快3 北京赛车 雪缘园北京单场比分 90ko足球比分网 007比分网即时比分 188竞彩足球比分直播